导语:玩了20多年的游戏,从大厂的制作人到公司创始人,“游戏”两个字在胡津维眼中早已不是简单的休闲和娱乐,更多的代表了另外一种“生活”。而他要做的,就是让这种方式的“生活”,以最好的品质,传递给别人。

2016年,胡津维这个老玩家也走上了创业之路,带着一批来自Epic Game,Ubisoft,2K Game等全球知名游戏公司的“老玩家”们成立了思熊游戏,现已制作完成了包括《幸存者》、《幻影计划》(VISION)在内的3款VR游戏,获得了北极光创投千万级投资。

把游戏当成“生活” 20年老玩家的VR创业之旅-VR陀螺 | 一家让你对虚拟世界有想法的媒体

20多年玩遍所有游戏类型:一切源于热爱

胡津维的办公室在公司的一个拐角里面,一进门就能看见那个几乎占据了整个墙面的展示柜,上面一层是全套的钢铁侠机甲和动漫手办,最里面摆着各种样式的游戏主机,从年代久远的家用游戏机到刚刚上市的VR眼镜,几乎涵盖了所有类别,中间的那台雅达利2600甚至可以追溯到80年代,发布时间比人们所熟知的红白机还要早。

把游戏当成“生活” 20年老玩家的VR创业之旅-VR陀螺 | 一家让你对虚拟世界有想法的媒体

胡津维对游戏的狂热就始于这台机器。当时正上小学二年级,每天放学都要花上5毛钱,排队去玩当时风靡一时的打飞机。用现在的眼光去看,这款游戏简单到无以复加,但却是胡津维当年为之废寝忘食的寄托所在。

“在那个年代,玩这个东西就是有魔性的,我一定要玩,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你说其实就那么点东西,但就是喜欢,玩完了的感觉就是,爽!”

胡津维手里夹着烟,配合着自己当年的故事在空中比划,说话时带着天津人特有的幽默和戏谑,“我就跟家里直说了,只要新出一个游戏机我就要买来玩,要是不给买,我就不上学了。”说完就把烟头一掐,跟我们一起笑自己当初跟家里犯倔的那股劲儿。

把游戏当成“生活” 20年老玩家的VR创业之旅-VR陀螺 | 一家让你对虚拟世界有想法的媒体

对于游戏,胡津维不想用“瘾”来描述,他觉得应该是“热爱”。

20多年下来,胡津维玩遍了所有的游戏类型。雅达利、FC红白机、3DO、磁碟机,这些听起来略显古老的名字都是胡津维当年的珍藏,到了现在也要一直带着,搬到哪儿都要给它们找一个好的位置摆放。

辗转海内外知名游戏公司:从玩家到游戏制作人蜕变

狂爱游戏的直接结果是显而易见的,面对升学的压力,学习成绩不好且偏爱游戏和漫画的胡津维索性就走了美术这条路。动画系毕业以后一门心思扎进了游戏圈,直奔上海,去了曾经开发《街头篮球》的韩国游戏公司Jcc,在韩国同事的培训和带领下入了行。随后又加入Ubi和英佩,成为职业的游戏制作人。

刚去英佩时,胡津维是项目经理,负责英佩美术外包项目和研发的品质把控,英佩当时也是国内游戏美术的标杆,英佩接的所有的外包项目,单价都是最高的,甚至放在国外也不算低。品质,是胡津维团队后来自信的来源之一。

2013年,由于被腾讯收购了epic的部分股权,英佩的开发和运营形式发生急转。胡津维也开始感受到大厂在固有思维模式下的日渐艰难,以及被时代甩开的那种阵痛,“我们当时做了六年的一款游戏,MMO《寻龙》,就出来三个月就死了,花了很多钱。”

然而等到英佩回过头发现形式不对,想转型手游的时候,《水果忍者》等现象级的游戏早已占据了市场的大半江山,再到英佩的游戏开始立项制作,又比别人晚了快一年的时间。“大厂的节奏太慢了。”

在英佩内部的研发活动里,胡津维带了自己团队的几个兄弟做出了2个游戏Demo,凭借着有趣的玩法和3A的品质,包揽了公司移动项目的的1等奖和2等奖。一个是休闲套圈游戏,另一个就是《盗墓笔记》。在这个超级IP尚未被大幅开发的时候,胡津维就已经做好了相关的内容,结果却因版权问题而不得不搁浅。

“版权实在是买不起,三叔那个时候很贵”,胡津维回手放下端着的小茶杯,一拍大腿,开始带着些戏谑和玩笑给我们吐槽起版权的费用。巨额的IP授权费用,导致公司决策层直接放弃了这个项目。

眼看大厂应对市场变化时的迟缓,加上公司整体决策体制的冲突,胡津维的离开只是时间问题。当英佩CEO卢志刚先生提出自己单干的想法时,胡津维和团队其他几十个同事一起离开英佩,成立了一家手游公司。

创业:从手游到VR游戏:市场逼迫下歪打正着

胡津维出来做的是单机手游,在智能机初步普及的那段时间,单机游戏仍是主流,行业的收入也算颇丰。但他们却偏偏赶上了一个尾巴,上线不久就遇到工信部发文整顿,公司即刻陷入无法维系的状态。

面临着资方没有新的研发费用投入的情况下,想想已经出来了,胡津维觉得不如干脆自己带着团队继续撑下去。

“我跟团队说,要是你们自己有路子,就去找其他的工作。如果你们信任我,愿意跟我一起做下去,我就带着大家去想办法。要么是我自己干,要么就一起加入别的团队。但是不管怎样我都会带着大家,一定要保证我们团队的核心在。”

把游戏当成“生活” 20年老玩家的VR创业之旅-VR陀螺 | 一家让你对虚拟世界有想法的媒体

胡津维带着团队辗转了几家公司,都不是很顺利,最终他决定自己创办思熊,从VR领域切入。虽然是被逼无奈,但这一举措却歪打正着。

“我们每一个人在这个行业都有六七年、甚至十几年的经验,从英佩时期开始打配合,不用沟通磨合,没有返工,你只要有一个想法,马上就能做出来。”

借着在游戏大厂中积累的丰富的研发经验,思熊在短短3个月时间里开发了2款游戏,主打多人对战的《幻影计划》(Vision)以及《幸存者》。《幻影计划》最多支持4v4的多人对战,在当时,这类游戏在国内少有游戏厂商涉及,游戏本身的质量加上多人对战玩法,很快让这个团队受到了来自资本和渠道的关注。很快思熊科技获得了北极光一笔上千万的融资,《幸存者》也已被温哥华线下体验店Matrix斗阵独家代理。

胡津维称,现在通过这两款游戏,思熊今年的营收已经过千万。

从三月份离开上一家公司,到七月份自己的游戏投入研发,思熊始终都在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就是做精品游戏,就是要孤注一掷做有意思的游戏内容。”

当然胡津维在创业途中也遭遇了很多的问题,其中最大的问题在于团队上。“开始的时候我们没有工资,只有生活费,面对着其他公司的高薪,你不得不放弃一个自己很好的兄弟,这个没有办法,兄弟有更好的选择了,还是要支持的。”

如今思熊的发展步入正轨,胡津维还是欢迎以前的成员回来,这个圈子并不大,他觉得大家都痛快一点,才会让弟兄们都信赖。

步入正轨后反而不适应:CEO、开发者和玩家之间的角色切换

公司步入正轨,必然是件高兴的事,但胡津维却觉得有些不太适应。以前在游戏大厂里面做项目,就算时间紧,回家也能安心睡个好觉,但现在有很多时候,胡津维觉得一天就算有48小时也不太够用。

“你要处理的不仅仅是研发的事儿,还有很多关系,像应酬这些也都是不可避免的,你怎么去平衡资本方、制作方,还有合作伙伴。”就在采访的这一天,有至少3批不同的客人到访,后面还要安排时间参加不同的展会。

跟之前聊游戏的时候不同,胡津维讲起参与各种会议时显露出了些许倦意,“我比较内向,不太适应去站台,去讲东西。我喜欢哥几个在一块研究游戏的日子,就像咱们坐在这儿聊聊,我挺喜欢的。”

把游戏当成“生活” 20年老玩家的VR创业之旅-VR陀螺 | 一家让你对虚拟世界有想法的媒体

胡津维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一个CEO,他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游戏开发者,开发完了游戏,就是一个玩家。他一直视小岛秀夫为偶像,80年代末,日本著名游戏制作人小岛秀夫主导开发了游戏界第一款谍战动作游戏《合金装备》,开创了战术谍报游戏的先河。胡津维至今仍然能够清晰的记得整个系列游戏当中的诸多细节。

“我也想在游戏里面,用心去设计一个特别好玩的点,让大家都觉得,这个游戏太有意思了。不管十年二十年以后,再提到这个游戏,他们都会觉得这个游戏里面,很多地方仍然还值得学习,这是我们团队最终的梦想。”

把游戏变成一种生活

在游戏制作上展露头角的思熊,也渐渐涉足影视、旅游等方面的VR制作,接触了大导演的影视项目,横店圆明新园在内的多个顶级项目方,但胡津维还是只想简单做好游戏这一件事,TO B 的活儿基本全部外包了出去,他只监督品质。

“我就想做一家特别纯粹的游戏公司,不参与别的,就做品质,做游戏性。我每一款游戏,都是我们用心做的东西,然后每一款游戏,都能让玩家觉得好玩,有意思,我就满足了。”

把游戏当成“生活” 20年老玩家的VR创业之旅-VR陀螺 | 一家让你对虚拟世界有想法的媒体

2017年思熊将会和索尼合作,继续自己游戏的研发,面对硬件、抄袭、传统游戏竞争等各个方面的冲击,胡津维仍然觉得,只要品质够好,其他一切都不是问题。

“现在我的目标,就是让每个人都觉得,我活在这个世界上,是很有意思的。”在胡津维的意识当中,游戏从来不是简单的消遣,玩游戏的时候就该好好去玩,不是要荒废学业,而是为人的这一生增加很多新的体验。

“每一个游戏,都会给人一种体验,就是现实当中没有办法达到的体验。但是通过我的游戏,你能达到。可能就是几天,但是在你生命中间,哪怕有几天是在我的游戏里。我做的这个事情就值了。”

我们的联系方式:

商务合作 | 采访 | 投稿 :文静(微信 mutou_kiki)

交流分享 | 爆料:案山子 (微信 shimotsuki_jun)

《跨界TALK》视频拍摄:罗伊(微信号 hreo_123)

投稿邮箱:tougao@youxituoluo.com

关注微信公众号:VR陀螺(vrtuoluo),定时推送,VR/AR行业干货分享、爆料揭秘、互动精彩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