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VR陀螺 Vivian

陀螺家最纯洁的老阿姨

硝烟弥漫,战机轰鸣,又是一场恶战!你聚精会神,不敢有一丝倦怠,瞄准、射击!敌方的又一架飞机被击落。当你再次抬起头警惕地看向四周,更多的战斗机一拥而上……。

这不是一场真实的空战,而是VR陀螺在CES Asia 2017青研科技展台上体验的一款VR眼控游戏。

用眼睛在VR中“打飞机”?眼球追踪能做的远不止这些!-VR陀螺 | 挖掘VR/AR行业机会,为创业者传递价值

一直认为眼球追踪技术尚不成熟,但是现场体验完之后发现,不仅非常精准,而且灵敏度和流畅性都完全超出预料。

0.5°误差 VR眼控游戏实现“看哪打哪”

在现场布设的HTC Vive和大朋E3的VR头显中,都加入了眼球追踪的模块,其中展示的是一款空战游戏,通过眼球的运动来进行瞄准,加上按键来进行射击。

用眼睛在VR中“打飞机”?眼球追踪能做的远不止这些!-VR陀螺 | 挖掘VR/AR行业机会,为创业者传递价值

在玩游戏前,通常都需要进行校准。眼睛注视屏幕上分布于上下左右中五个位置的圆点,对眼睛追踪的注视焦点进行校准后,玩家就能在空战VR游戏中“打飞机”,用眼睛移动来操控武器的准心,并配合VR手柄进行射击,基本实现了“看哪打哪”。

除了这款游戏之外,现场还有一款索尼早期的AR眼镜也加入了眼球追踪模块,对应墙上贴着的蔬菜图纸来进行识别和跟踪。

另外,在展台的另一面,其展示了眼球追踪在智能家居领域的应用。墙面上有三个开关,分别对应三盏灯,在开关的正下方墙面上嵌着一个眼球追踪的模块,站在其指示的位置盯着开关数秒,就能执行开关灯操作,非常简便。

体验完产品之后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眼球追踪的效果远比想象中要成熟。借此机会,VR陀螺与青研科技的创始人杜煜进行了交流,谈到了目前眼球追踪技术的应用场景、市场以及瓶颈等。

用眼睛在VR中“打飞机”?眼球追踪能做的远不止这些!-VR陀螺 | 挖掘VR/AR行业机会,为创业者传递价值

据他介绍,这款眼球追踪设备使用的是他们家自研发的EyeControl眼动测试系统,这套眼动测试系统采用高分辨率光学成像装置,结合高精度眼动追踪算法,在120Hz的测试速率下,仍能保持小于0.5°的误差范围。

眼控技术的应用场景:科研及智能家居

青研科技并非一开始就是研究VR设备上的眼球追踪,其实早在2009年就已经开始研究眼控技术,并在其他领域有成熟落地的应用。

2004年,杜煜从山东大学电子系研究生毕业,之后从事实验室设备技术研发工作,2009年创立青研科技,研究方向为眼控(眼动、眼球追踪)技术,算是国内最早研究眼控技术的企业之一。

起初,青研科技研发的产品主要面向学校,基于对高校科研、教学设备比较熟悉的优势,他们为高校开发眼动仪之类的设备。后用于心理学研究,研究人怎么阅读,正常的人和阅读障碍的人有什么区别;另外也会做一些广告的评估,比如说在消费者看广告的时候是什么习惯,重点的信息是否会被容易关注到。以前都是广告主凭主观感觉,但是用眼球追踪来进行调研之后,可以通过消费者去看广告,对比哪些是重点信息突出的。

早期这项技术更多用于市场研究,在技术越来越成熟后,青研科技开始开发老年人、残障人士的医疗辅助设备,与智能家居做结合,用眼睛就能实现按铃、打字、上网、玩游戏等操作。其甚至还是冰桶挑战以及渐冻人残联的官方合作伙伴。这是一个关注渐冻人的活动,用眼球追踪技术,帮助那些手脚不能动的人,让他们用眼睛来控制操作。

由于眼动测试准确客观,贴近自然的特点,现已在广告测试、包装测试、界面设计、视觉传达、心理学、医学等多个领域得到了广泛的应用。

总结来说,眼球追踪目前的输出形态有两种,一个是产品,比如做成硬件产品卖给残疾人、高校。另一种是作为项目,但是做一个项目是肯定会亏损,研发成本比较高,这种需要走量。

2015年11月,青研科技获得上市公司华闻传媒数百万元pre-A轮融资,去年10月完成PE基金上海长江国弘投的千万级A轮融资。而能在“寒冬期”融到资也证明了这家公司的技术实力。

现在青研科技已经实现盈利,不过眼球追踪只是一项辅助技术,需要更多的应用场景来支撑。这是一个摸索的阶段,因此在VR/AR出现之后,杜煜很快注意到了这个新领域。

“一个公司健康成长不仅需要有盈利的基础,还要再去尝试一些新的方向,比如说五个方向,有三个盈利,两个不明显,但是有潜力的还是值得去尝试,明显不盈利的就砍掉。有新的盈利产品又有值得尝试的方向,这样公司才健康”。在杜煜看来,AR和VR是有潜力的方向。

AR、VR+眼球追踪 市场虽不成熟但大有潜力

2015年,青研科技开始推出一些与AR、VR结合的眼动模块。

目前青研与国内十几家VR头显品牌有合作,除了HTC Vive、大朋VR等PC VR之外,还有不少移动VR头显和VR一体机,甚至包括AR眼镜。通常只需要在一边加上模块就能实现眼球追踪。

用眼睛在VR中“打飞机”?眼球追踪能做的远不止这些!-VR陀螺 | 挖掘VR/AR行业机会,为创业者传递价值

在杜煜看来,眼球追踪最终的作用,可以定义成一个新型交互,甚至是交互方式上的一个革命。

与青研合作的VR头显设备包含了眼控、眼动、注视点渲染三大技术,改变了传统游戏完全依赖手柄的交互方式,实现了VR世界解放双手的理想。

合作的模式上,如果是内容方面是通过算法、SDK的授权,硬件方面则是提供外置的模组。

内容开发如果加入眼球追踪是否会提高开发难度?面对这一问题,杜煜称开发很简单,输出来的就是眼睛看到的一个坐标,有XY轴的坐标。开发者只要将其想象成一个鼠标,只不过现在是用眼睛来控制它。

但目前AR、AR领域应用眼球追踪技术的市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究其原因,其一是成本与制造的复杂程度增加,其次是内容的缺乏。

“对厂商来说把眼动技术加进去,体验肯定会提升,但是要大规模量产卖给消费者,哪怕加50、100元都会降低销量,其次还需要推出配套的内容给消费者,这会增加厂商的成本,厂商也有一个考虑的过程”。

此外,应用场景也是目前眼球追踪面临的问题。“和我们合作的也是新的领域,市场、技术都是新的,哪个是最好的赢利点,比较难判断。如果说只是做一个桌子、一台手机,就去专心做就好了,但是我们是技术,是交互方式,需要与其他做结合,所以哪个是正确的方向,怎么在正确的方向坚持去做,这是很重要的事情。”

杜煜随后在手机上展示了一个Demo,这是用普通摄像头实现的眼球追踪,非常有意思,但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手机上我也可以追踪眼球的运动,技术上比较有意思,但是消费者会花多少钱来用这个APP呢?我觉得新技术与新市场的结合是一个比较有挑战的事情,以后肯定会涌现好的公司来做,但是现在还不好说。”

不过即便困难依旧很多,在VR上应用远没有达到理想状态,杜煜还是非常看好这个市场。“原来使用电脑的时候需要鼠标,在VR的虚拟世界中眼睛可以代替鼠标,实现输入的功能,在菜单界面整洁度、操作的自然度上,都能提升用户在VR中的体验,所以我很看好这个方向。而且技术现在我们已经有了,随着后期内容的加入,市场的成熟。等到爆发的时候,我们就可以保持技术领先的地位”。

我们在传统项目是盈利的,只是在AR、VR上是新的方向,有些客户会提出一些要求,这个领域所以才刚刚起步。能做的领域还是很多的,怎么找到最佳的方向。

关注微信公众号:VR陀螺(vrtuoluo),定时推送,VR/AR行业干货分享、爆料揭秘、互动精彩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