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EC 2019暨第四届金陀螺奖

新闻资讯|医疗

3个案例说明为何医疗需要VR

发布时间:2019-01-22  |  标签:            

编译/VR陀螺

 

VR与医疗的结合,不论是在美国还是在国内都有非常多医疗机构、创业者在尝试,康复训练、手术模拟、减轻疼痛和焦虑等,落地案例、规模以及质量都在增长。包括与AI结合获得医疗设备认可,作为治疗方式的价值正在提升。

 

本文将从一位医生创业者的口中,讲述VR/AR与医疗结合的现状。

 

VR医疗正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VR在医疗领域的应用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创立了VPL Research的Jaron Lanier,创造出“Virtual Reality”一词,并且开展了VR设备相关的研究。本文的作者列举了已有显著成果的3个领域的案例。

 

1.让检查、医疗程序的简化升级

示例:VR内视镜。用3D显示重建CT和MRI图像,它侵入性较小,可以减轻患者的负担。

 

2.改善医学教育和外科培训

示例:Virtual interactive presence and augmented reality(VIPAR)。对于没有足够经验的外科医生而言,外科远程辅助工具可以获得专业外科医生的支持。

 

3.以故事形式传递医疗信息

示例:体内药物动态说明。通过使用VR,更具象地展示病理、药理的作用。

 

追溯VR的历史,其很早之前就被应用于科研、军事领域,在消费端的落地直到近几年才有所发展。得益于技术进步,VR设备的价格门槛降低,VR/AR与医疗的各式各样的服务也陆续推出。今后在VR/AR能否成为医疗领域不可或缺的存在,也是很多人所关心的问题所在。

3个案例说明为何医疗需要VR

 

VR为医疗带来革命性的变化,阿片类药物滥用问题的关键

 

在美国,平均每天有130人由于过量摄入阿片类镇痛药而死亡,制造公司虽然会对外说阿片类药物效果高且不会产生依赖性,而且医生也会积极将这类药物作为常用镇痛药开出,但实际上阿片类药物的依赖性非常高,且替代疗法(物理治疗、认知行动疗法等)也尚未有显著的成效,在难以获得患者的理解的同时,这些问题也已经成为非常严峻的社会问题。VR正在这种情况下开辟了新的局面。

 

美国Pain Consultants of East Tennessee Clinic将Firsthand Technology公司的VR体验应用到慢性疼痛患者身上,针对30名患者进行了研究,并发布了临床研究的结果。结果显示,VR体验前、体验中、体验后的痛感程度,使用使用VR中比使用VR前能够减轻66%的疼痛感,VR体验后的痛感减轻了33%(顺便说一下,吗啡缓解疼痛的效果为30%)。

 3个案例说明为何医疗需要VR

(在法国的圣若瑟医院,已经开始将VR用于临床,让患者减轻疼痛。佩戴VR设备,让其观赏美丽的风景、听柔和的音乐,有效转移他们的注意力以减轻治疗的痛苦。)

 

笔者主要想传达两个重点: “日本、美国镇痛药的处方情况和对镇痛药的错误理解”以及“自我作用力在缓解疼痛方面的重要性”。

 

在美国,每100万人口发放了47,280张处方单,但在日本则约为1,223张。在日本,阿片类药物未被常用于诸如癌症患者减轻疼痛的场景中,一个原因是患者非常担心阿片类药物可能会上瘾。我认为在日本VR的使用会扩大,以此来消除对患者医疗麻醉品的担心。

 

此外,从作为心理医师的临床经验来看,我认为确认“自我作用力”的存在与否是极其重要的。如果你因为无助而感到沮丧、无能为力,那抑郁症会增强疼痛感。因此,以减轻疼痛为目的的VR体验,与自我作用力结合起来将获得更高的效果。

 

VR帮助用户理解脑外科手术

 

这是Surgical Theatre 公司推出的VR工具,用于对患者及其家属针对手术进行解释说明。通过重构患者脑部CT或MRI图像,用户可以在VR空间中更具象地理解病理、手术风险,以及手术将要如何进行,通过什么样的程序,最终达到什么样的效果。超过6,000名患者已经体验过这个应用。

 

3个案例说明为何医疗需要VR 

传统上,手术的解释主要是使用器官的模型、图表或2D图像完成的,而主治医生将图形画在纸上。这种方式除非是接受过专门的医疗教育,不然都很难理解。

 

“无法理解”、“听不懂”的情况总是会促进焦虑和恐惧,但VR应用能够简单易懂地向患者解释明白,减少对患者其家属的焦虑和恐惧,它被认为是一项突破性的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