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未来商业生态链接大会暨第三届金陀螺奖颁奖盛典

新闻资讯

面对性骚扰,我们能用VR做什么?丨VR陀螺

发布时间:2018-09-13  |  标签:         

文/VR陀螺 ZJ

 

随着国外以“#MeToo”为标签的反性骚扰运动兴起,国内许多勇敢女性也站了出来,并在网络上刮起了一阵不小的旋风。而随着网上一系列的实名举报,越来越多的性侵犯事件被曝光。

据2017年广州性别教育中心和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合作进行调查并完成《中国在校和毕业生遭遇性骚扰状况调查》显示,在6531人中,近七成(69.3%)受访者报告遭受过不同形式的性骚扰,其中女性遭受性骚扰的比例为75%,男性的比例接近4 成。


面对这些令人愤怒的事件,我们到底该如何预防,如何处置?性骚扰不分男女,当这件事落到你的头上时,你知道该如何做才能保护自己吗?

 

防性骚扰培训:

利用VR沉浸感带来“同理心”

 

国外一名曾经受过性暴力侵害的女性创业者Morgan Mercer选择通过VR来教育和帮助人们更好地应对性骚扰。她创立了一个名为Vantage Point的教育培训平台,利用VR在大学和企业层面进行防性侵犯的教育和培训。


通过Oculus Rift头显,“我”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看起来很寻常的办公空间,而在旁边还有四个同事,一位名为Rachel的女性以及另外三名男性,正在讨论即将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会议。接着谈话从会议的内容转向了其他话题,男人们开玩笑地讲述了起了晚会、伏特加和按摩浴缸。Rachel试图将谈话带回公事,老板却突然抓住她的胳膊说道:“Rachel,一个非常重要的说明。记住这是一个聚会,你得把自己包装的…更为合适。”

 

Rachel把手臂拉回来,显然很不舒服。突然间,“我”收到了同事 Chris发到虚拟手机上的短信(实际上是VR控制器)。他注意到Rachel的不适并问道:“骚扰就这么发生了,我们应该说点什么吗?”

 



 

这个场景正是企业防性骚扰培训项目Vantage Point的一部分。通过利用VR的沉浸式特点让人们直接置身于场景中,该项目以内心和互动的方式来展现骚扰和歧视的微妙之处。

 

“我们希望尽可能让它变得身临其境,因为当你越接近角色的实际表现,你的反应就越有可能反映你在现实生活中会做些什么,”Mercer说道。

 

对于前面提到的“我们应该说些什么吗?”的问题,有四种可能的回答可供选择。答案从最好到最差被依次列出,最好的答案是“我们应该问她想如何处理”,然后是“我们应该向HR报告”。根据用户对多项选择题的回应方式,将会评判升级或降级。重复的错误答案将通过电话形式由Mercer亲自进行“同理心训练”。



这个培训项目对男性和女性都适用,涵盖了三个模块:旁观者干预、识别性骚扰以及学习如何应对骚扰。

 

“我们正在努力建立社区问责制。当事情发生后仅仅解释‘我没有对任何人进行性骚扰,我的双手很干净’是不够的,我们需要旁观者指出这件事,不论是对做出这件事的人或是遭受骚扰的人。”

 

从传统上来说,国外的在职防性骚扰培训一般都是看视频或者PPT,不仅毫无代入感且效果非常不好,甚至还会有人觉得这是一个浪费时间的培训,更不用说在国内鲜少有公司能有这方面的培训了。

 

Mercer希望公司中的人力资源部门不再将性骚扰培训视为一个敷衍性的作业,而是真正开始寻求作用和结果。研究表明通过VR而不是视频、PPT或面对面研讨会来进行培训可以让受训者保留住更多信息。

 

“我们希望能够在进行培训之前先让你置身其中,并创建一个同理心的基线,”Mercer说。“我们认为了解人们正在经历的事情非常重要,而又有什么是比VR更好的方法呢?”

 

Mercer正在利用科学研究来制定最佳的实践指南,并希望Vantage Point的VR培训能够成为公司的黄金标准。目前就这个问题还没有现行标准,虽然美国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制定了法规,但只有三个州要求企业要进行防性骚扰培训。

 

自学编程,

公司已获130万美元融资

 

 “我是性暴力的幸存者,我之前没有公开谈论过这件事。但自从我开始谈论它以来,我身边的很多朋友都说这也曾发生在他们身上,”Mercer说道。

 

她对#MeToo运动感到自豪,因为很多女性正在勇敢站出来发声,但她也希望后续能为女性带来更多益处。在成立Vantage Point之前,Mercer曾在国土安全部担任分析师,并为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做过数字营销。


 Morgan Mercer


对于面对和防范性骚扰,Mercer认为VR可以提供帮助。但想要做好这件事情也是困难重重。她表示,“当你没有相关学识和背景时,很难进入VR这个领域。我总是得到‘没有开发社区营销的经验或是没有营销游戏的经验’的回复。但我认为技能和经验并不是有限制的,只要能学习掌握技能的重叠结构,就能将其用于任何事物。所以我购买了一台外星人电脑,利用周末的编码训练营学习编程。”

 

在自学了基础编程后,Mercer用九个月的时间获得了资金并签下了多个合作伙伴。她与VR游戏资深人士士Louisa Spring以及Vanishing Point Media的制作团队合作构建了Vantage Point。Vantage Point总部位于旧金山,目前他们已将业务扩展到洛杉矶和纽约,正在加强招聘工作来扩大团队规模。

 

就在今年8月,他们获得了一项130万美元的种子基金轮次,此轮融资活动由The Venture Reality Fund领导,该基金专注于沉浸式和智能计算,是主要投资者。公司定于在8月底与第一批客户一同推出其平台。除The Venture Reality Fund外,此轮投资还包括一些知名技术机构投资者:Village Global、Colopl NEXT Fund、M Ventures以及Josh Resnick。

 

Vantage Point目前还正在与金融科技公司Tala以及工资平台Justworks合作展开试点研究,并计划在今年年底前推出该服务。

 

“现在正是推出VantagePoint这样的反性骚扰平台的最好时机,”投资者Marco DeMiroz解释说,他是The Venture Reality Fund的联合创始人兼合伙人。“所有商业和政府实体都有责任就此问题对其员工进行教育和培训。成为该领域最初的投资者之一,符合我们对身临其境教育力量的坚定信念。”

 

我们的联系方式:

商务合作 | 采访 | 投稿 :

西瓜(微信号 18659030320)

文静(微信 mutou_kiki)

交流分享 | 爆料:案山子 (微信 shimotsuki_jun)

投稿邮箱:tougao@youxituoluo.com